關於部落格
活在當下。
  • 17413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3

    追蹤人氣

我看都蘭婚禮

其實,介入其中越多,能看清的就越少。 去了離興昌很近的都蘭,是的,就是那個很紅的都蘭。許多年前,開車經過這裡,美好的東台灣想望立即在胸中蔓延,這幾年下來,觀光客、外來客、新移民,把都蘭給弄濁了,雖然興昌離那兒很近,卻有種抗拒的怪異心理作祟,雖然近在眼前,卻始終沒涉入得太深。關於台灣原住民的歸屬、認同、文化差異,林林總總,由外地人的眼,是看不清的。身邊的人因為樂團的關係,與都蘭阿美族有了很深的接觸,參與豐年祭、婚禮,學習他們的基礎的文化內涵,記錄世代間的文化衝擊與尋找。現在的都蘭是經營得相當成功的小聚落,因為擁有開放且適應能力極強的民族性,以原民為主題的各類藝術活動、部落活動經營的有聲有色,雖說不上都極有特色,但卻是一個對外來族群最佳的進入媒介,吸引著許多真正想一探的,當然,也免不了混雜著想讓自己套上清麗的多元色彩的假文青混雜其中,而,充滿地方色彩的吸引力,成功的捕捉了這些人的眼光。 記得在蘭嶼時,達悟族這個台灣最為傳統的族群,也面對了這樣的文化衝突省思,達悟族人說,在蘭嶼,所有島上店家,有名字的店家,全部都是外地人開的,大部分是嫁了達悟族的台灣本島人,嚮往離島那種悠閒慵懶的生活,而定了下來,也將台灣的經濟法則一併帶來,開店、做生意、金錢的流動,就此開展。達悟族接觸這些商業行為相當晚,這台灣唯一離島原住民族群,自然因地理上的限制,延緩了對文明的接觸,保存了較多的傳統文化。但如同都蘭阿美族一般,外來的衝擊必定帶來後續發酵,而天平的橫桿如何達到平衡,又是另一層次的問題。大抵都免不了先迎接了商業帶來的喜悅,而本質稍有變化,在開發過度後,回歸自身文化認同的問題,在這次去都蘭參與婚禮的同時,不免也連結了自身對於蘭嶼達悟族的部分記憶,對於像我一樣的外族人來說,平靜的看待這一連串推移,卻也想到,我這樣一個外省第二代,對於族群認同、對於根的記憶,遙遠又模糊,甚至很多不可考,對於改頭換面、改名換姓才得以活著落腳於此的祖輩,更不如原住民族群的得以向上探尋,而"根"對我們來說,怎麼就空靈得幾乎沒法在心頭留下那麼一點重量?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