關於部落格
活在當下。
  • 17413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3

    追蹤人氣

小說未完成之七

我羨慕葛奴已,只用鼻子感受生命,為了美的味道而活,這種純粹,沒有污染的意志,這才是真正的活,我追求美,但他破壞了原本的美好,我因為必須看他而導致看到他所製造的醜陋,我無法只追求美麗,現在在經歷美麗的同時,我也擁有醜陋,我變得無法掌握我的生命,我的感受,甚至摸不清楚我的感受,這天大的罪孽是因他而起的,不是嗎?我該怎麼處理自己?美麗必須一直保持下去,保持美麗,惟有死亡一途而已。我必須讓他承受。 那一天,聊得也夠晚的了,火堆的最後的餘燼,都被我們給用光,圍成一圈的人,也已經不規則,隨著火的溫度下降,體溫卻因著酒精而慢慢升高,臉很燙,暈眩 我想毆打她,她怎麼能讓自己如此令人厭惡?那不美麗的畫面,多麼令人感到噁心,那女人慘白的巨大身軀,走路時,全身抖動著,說話的聲音在沒看到人之前,絕對會以為是個小鳥依人的女人。今天,她穿短裙,只遮住了三分之一的大腿,靠,那過度粗肥的大腿,她的好朋友,那個美麗的女子,似乎以捉弄她為樂,明明對方穿短裙不好看,但就算再難看,也一定讚不絕口,讓對方誤以為,這短裙,非常適合自己。這短裙已經是這禮拜第三次穿了,把她過多的白肉,完整的呈現出來,一步一步抖著抖著。她為什麼不化妝呢?她平凡又單調的臉上,有些色彩不會更好嗎?我不想再看,頭低了下來,無奈她就坐在我的身邊,那一雙過份瘦長的腳指,根根分開,不停的向外伸展著,各自要往不同的方向去,令我做噁,和他們說笑,不想多看她一眼,忍著悶在胸中的噁心感,眼中含著些不能流得淚。」在電腦前,她寫了這麼一段沒頭沒尾的文字,一口氣寫下來的,中間連呼吸的時間都沒有,寫完喘了一口氣,按了電腦左下角的e,上傳等了很久,似乎沒有成功,索性放棄了,關掉了IE,那一段文字跳在眼前,她細細的看了一遍,「還好沒傳上去」她心裡想,「我在嫉妒吧!」 電腦關機,拿起吸塵器,小貓,監視著,很大聲,有一個特別刺耳的高頻率,草草的結束,抱著小貓,撫摸,牠想玩遊戲,縱身躍開,她撿了地上的球,逗牠,玩了一陣,小貓因為興奮或是其他原因,狠狠緊咬著她的手不放,以前她會抽出手,這次,她看著小貓咬、啃,換位置再咬,伸出爪子用後腿連環踢,牠把她的手當作捕獲的獵物,本能的致她的手於死地,很痛,牠剛長出的大牙,扣住骨頭與骨頭的中間,一次再一次,痛,小貓跳開,她看著她的手,紅色的齒痕,表皮被薄薄的劃開,有些腫。洗澡的時候,水流過傷口,有些疼,只是讓水沖著,沒有洗的動作,把身體沖濕,熱呼呼的,霧氣瀰漫,鏡子裡有一個模糊的影像,她用手把鏡子一抹,濕的頭髮在臉頰上黏著, 昨晚,一起打球,球過來,狠狠的回擊,不管角度,也不管是否過網,使勁的回擊,只是發洩,汗留下來,比平常多得多,手因為用力不當而發抖,還是打,直到,有一擊,抓不穩拍子,球拍飛了出去,飛出去的那一剎那,顯得很慢,好像球拍有意要讓他們看清楚它落地的慢動作一樣,大的聚光燈打在球拍上,陰影配合著球拍中間的網子發出的些許光澤,值得慢動作的,落下來,幾乎是無聲的,兩個人同時都微笑了,他看她,搖搖頭,她忽然眼眶泛紅,轉過身去,「真沒用」「SHIT、SHIT、SHIT」她說。 最近的練習,變得痛苦,是否是為了媚俗的理由,不知道,也許,媚俗是一種病,不知不覺,而且越陷越深,你在最想讓別人感覺到你的超脫時,你就媚俗了,多麼可怕,隱隱的發作,我們曾經促膝長談過,有關這個媚俗,同仇敵慨過這個媚俗,在人生的劇情中,能讓你動容的,也不過就是關於媚俗的所有情節吧!那鄙視媚俗的氣魄,如今回想起來,不過是個屁一般的東西,一溜煙就不見蹤影,媚俗,有啥好討論的?你不就是就為了在當下跟你談天的對象有一個交集罷了;跟沒大腦的,就說說鬧鬧些廢話,跟有藝術細胞的,又不想被拒於門外,絞盡腦汁要把用得上的詞彙給擠出來,這不就是你一貫的伎倆嗎? 天空的顏色與往常不一樣,淡藍色的背景,有兩道淺淺白色的劃過整個天際的淡雲,說它是雲,也許也不是,在它從這一頭往那一頭走去的身旁,帶有紫色的、淡橙色的色彩,太陽才剛落下,雲在天空中立體得很,被餘下的光芒照成不俗氣的金色,飛機一面的機身折射出陽光,向一顆故意滑過卻腳程特別慢的流星,一顆白天的流星。海水失去了陽光不藍,底下的小石子、細沙可以看見,站在水裡,腳被帶動著,向前向後,沙在磨著腳,比看起來粗糙,往前走一步,忽然間的下沈,不穩,沒料到的下沈,捲起的牛仔褲濕到大腿,沒有勇氣,也無法承受更多沙子摩擦不習慣不穿鞋的腳丫子的痛苦,只能站著,天空的顏色改變著,高深莫測,在海邊踏在海水中,一心卻只想仰望天空,這是颱風前夕才有的天空。這是一個意外的探險發現的海灘,一個小得不能再小的海灣,居然有沙灘,沙子很粗,顏色混雜,遠遠的有兩攤被衝上岸的貝殼堆,都是些小海寶,我蹲著揀著,很多都似曾相識,跟書桌上頭擺著的,有些類似, 我想到,那些用瓶蓋來當作家的寄居蟹。我不喜歡寒冷,海水不如想像中溫暖,我已經失去了柔軟的肌膚,我多麼渺小,過度的驚嚇,我的求生意志強烈,背著我挑選的美麗的殼,必須要往上走,浪一拍,我就隨著它,一進一退,我開始感到害怕,我無法仰頭看到天空,也無暇去看,只像個受了傷的士兵,爬著,但由不得我,這一切,太巨大,身處在這麼小的身軀裡,我確切明瞭,何謂「淹沒」,是一種無聲無息就被吞噬的恐怖,這麼迅速,毫不留情。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